首页 >> 最新文章

海角七号欢喜悲伤一场戏【消息】劳伦希尔

文章来源:当果娱乐网  |  2020-11-06

卖点一动人爱情

“留下来,不然我跟你走!”

当阿嘉老远地从沙滩那一头冲过来,友子带着一点责怪的语气迎上去,阿嘉突然将她揽入怀中,然后说了一句:“留下来,不然我跟你走!”相信银幕前不少观众的心都会为之一颤。

作为影片中最主要的一条爱情线索,阿嘉和友子的爱情发生得有些让人措手不及。友子喝醉了,借酒大闹阿嘉家,就在一番带着醉意的表白中,两个人就发生了一点事情。虽然当时的状况令两人无法确定对彼此的感觉,但是那终于送到地址的七封情书,却促成了阿嘉要留下友子的决心。对于这一段爱情,留给观众回味的情节不是太多,除了海滩上那个经典的拥抱之外,就只有友子的身材和阿嘉最后在舞台上那深情的注视了。

而另外一条并行的爱情线索——60年前日本老师与台湾女孩友子的爱情,却似乎要感人得多。主要是因为那七封情书实在写得太好了,“我不是抛弃你,我是舍不得你”、“不管你的未来将属于谁,谁都配不上你”、“我知道,思念这庸俗的字眼,将如阳光下的黑影,我逃他追……我追他逃……”字字句句都仿佛在敲打着情侣们的心坎。而最后在暮色中打开这尘封多年的七封信的那一双苍老的手,也叫人动容。

除了这两条隐约间有某种联系的爱情线之外,片中还有几条充满了喜剧色彩的爱情线索。马拉桑与酒店前台服务员之间若有似无的爱情,特别是马拉桑偷偷把招牌一步一步靠近女服务生所在的柜台的时候,大家都会会心一笑。而水蛙与车行老板娘之间的暧昧,就带了点世俗的味道。

●大陆观众接受度:100%爱情这玩意,恐怕是人类世界中少有的没有国界和地域限制的一样东西了。而对于爱情的看法,恐怕全世界的人都一样,该心动的时候心动,该浪漫的时候浪漫。在影片中的两条主要的爱情线上,大陆观众的接受度应该和台湾观众一样是百分之百的,当看见一对恋人在落日余晖下的海边拥抱的情景,谁都能会心微笑。

卖点二 励志情怀

“谁说我们恒春没人才?”

正如导演魏德圣自己所说:“人总是会去追求一个虚幻。彩虹其实是虚幻的,会消失的,但值得你追求。每天期待一件好事情发生,最小的期待,也是最小的梦,这就是最真实的台湾。就像我,一个事业导演,万万没想到,在国片最低迷、经济最不景气下,拍出来的电影会创造出五亿元的票房。在真实台湾的不同角落,都有这样得动容的人物与梦想。他们并不完美,但是活得很精彩!”

所以,尽管《海角七号》的故事是老套的——一群普通人,为了一个梦想走到一起,完成了一件在外人看来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因为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就变得非常励志。片中客家小弟马拉桑为了卖小米酒,到处鞠躬哈腰跟人拜托,刚开始人家连他的名片都不收,总是对他爱理不理。不过他一点都不气馁,甚至厚着脸皮继续推销,最终还是让人感动了。而组建一个乐队原本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临时拉丁,老的老、小的小、怪的怪,大家各自发挥所长,居然还像模像样,难怪代表会主席要说出一句“谁说我们恒春没人才?”

最后一幕演唱会,当众人上台一拨吉他,台下齐齐鼓掌并载歌载舞的场面,还是相当令人激昂。

●大陆观众接受度:50%对于这样的励志情怀,大陆观众未免有点水土不服。因为大大、茂伯、水蛙、劳马这些人,实在都太台湾本土化了,台湾观众一见就觉得亲切,大陆观众就有距离感。虽然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倒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但如果是对台南乡下生活不感兴趣或者不了解的大陆观众,恐怕是很难体会到这几个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娱乐精神与励志情怀的,反而只会觉得无聊、无趣。

瑞士卢森进口环保板材

瑞士卢森进口环保板材

瑞士卢森家具板材有哪些